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摄友地带 > 摄影技巧

换个角改变拍摄对象 突破瓶颈期

上饶县门户网站 www.srxzc.com 加入时间:2014-01-11 14:03:17    点击:

 在一次单独的Photowalking,我拍摄了上面这幅照片。我一个人背着单眼相机,几乎没有方向的游走在大学的校园之中,四处寻觅我觉得有趣的片刻并予以捕捉。在这一次的经验中,我对自己在选择拍摄的题材上做了一次检视──我是怎么选择这些被拍摄的对象的?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图片来源于胶片的味道

尽管不同于繁忙的都市街道,大学校园里的人物与风景,也就是我所能选择的题材在一开始就被囿限于一定的范围之中,学生与家庭成为这个场域的主体,风景则限于建筑与造景。而当我在面对这些被摄的主体时,我产生了选择性的困扰。什么是值得被拍摄的呢?这点当然是极攸关于拍摄者的个人审美观念与对摄影的态度,但在此我想说的是,关于被摄者与摄影者之间的连结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图片来源于胶片的味道

曾经在宜兰一次的摄影研习活动,许多摄影同好都分享了自己在摄影过程中所遇到的瓶颈。许多人的经验与自己相同,不论是在某一个阶段重新审视过去的照片,感到惭愧者有之;因为摄影器材日新月异,而逐渐盲目追求器材者有之。我曾经一度迷失在自己的照片之中,透过照片建立起自信,却又在成长过后全盘否定掉自己的过去。而在这次Photowalking中,我重新检讨了自己在摄影态度上的转变。

从对世界的好奇,逐渐转变成捕捉自己与世界的关系。

在瓶颈期中,我一方面对自己的过去的成果感到失望、尴尬,并大量的销毁那些对我而言不知所云,再也上不了台面的作品;一方面沉溺于其他作者的作品,有时候怪罪于器材,有时候怪罪于题材,有时候怪罪于自己的生活。

喜欢摄影的人,有时候进展到某一个阶段,就容易像瓶颈期的我一样,过于在意照片所呈现的技巧与效果(而这些却往往需要透过器材的辅助)。而忽略了题材与自身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?在过去,我与世界之间无时无刻隔着一台相机,我将所有我认为有趣的事物拍下,而不问他们的意义。我去动物园,就将相机对着所有动物拍过一轮;我去展览馆,就将相机对着所有展品拍过一轮;我去风景区,就将所有地景巨细靡遗的拍过一轮(近景中景远景,石头河流山海)。我一方面追求器材,一方面追求尽可能的将一切纳入手中的相机。

然后随着时间的推衍,这些一点一滴积聚起来的相片却并非回忆,而成为了一种记忆的累赘。他们不再是观看世界的方式,而是我们强迫世界与我们同在的手段。我们并不需要这些庞大的资讯垃圾。尽管我们这些掌镜的人期望替自己与替他人捕捉世界,但我们并不是在豢养粗糙的影像,而应该是封存,纪录讯息,呈现通时的概念。

纵然这样的想法容易流于精英式的思考的危险陷阱,但在经历过这样的思考后,我再也不拍摄与我无关的事件,或者在一张照片中不能呈现一种独立的价值。而这种价值应当能溶于不同观赏者的世界,透过不同的观点却能建立一种温柔的共识。

而在这次Photowalking的经验中,我要如何拍摄?选择哪些题材呢?我的答案是:保持距离、使用广角而非特写,并缩小主体,但力使画面保持干净清楚。而针对拍摄的主体上,我则选择孩童。

这些孩童与我并没有直接的联系,我并不认识这些主体。但孩童相对于其他,不管是学生、除了孩童外的家庭成员或者其他人物,都更有一种超越的价值突显出来。不同于拍摄那些陌生的面孔,在看待这些儿童时,似乎能摒弃许多心中的成见与印象,而没有顾忌的去接受这些儿童。

图片来源于胶片的味道

图片来源于胶片的味道

我与这些孩童并不能直接透过摄影建立关系,但孩童这个符号,在影像之中是超越其他主体,而显得更纯粹,显得更「非人」。我们甚少在孩童之中加入对社会的想像,认为他们是非社会化的,反而是更接近原本的世界,更接近我们想要捕捉与了解的世界。

图片来源于胶片的味道

图片来源于胶片的味道

因此我视孩童这种符号,在摄影上较其他主体更能代表我对世界的向往与观察。摄影者透过孩童所呈现出来的影像,是超越孩童本身的意义的。他所能塑造的意义更加的趋近真实──真实的笑容,真实的动作,真实的哭泣与真实的愤怒。

随着我们的成长与社会化,我们最后只能透过捕捉其他孩童的影像来缅怀自己逝去的岁月。

 

来源:蜂鸟网  编辑:汪献官